年薪7万美元,忽悠不了美国人当警察?

  

大家好,我是乌鸦。

疫情反反复复,已经持续了近三年。这三年对世界经济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中国作为抗疫优等生,考虑到我国庞大的人口数量,说是抗疫第一名也不过分,但饶是如此,经济承受的打击也是肉眼可见的,相信大家都深有体会。

这年头,曾经雄心壮志的职场人很少再提什么升职加薪、财富自由、阶级跃迁、出任CEO、赢取白富美的美梦,三年还从没失过业已经算是烧了高香了。

同一个世界,同一场疫情,大洋彼岸的美利坚自然也好不到哪去,除了医药行业一枝独秀,其他行业都面临利润收缩、降薪裁员的尴尬境地,微软、奈飞、Meta、推特、Paypal等美国多家知名大厂陆续大规模裁员或者冻结招聘。

(近两月美国硅谷科技公司裁员数量)

在疫情中,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

但是,有一个群体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放弃了稳定的工作,主动炒了政府的鱿鱼,他们就是:美国警察。

根据《纽约邮报》6月11日的报道,今年截至5月底,纽约市警察局已有1500多名警察选择辞职或退休,与2021年同期相比离职人数增加了38%,比2020年增长了46%,这让纽约警力捉襟见肘,在自由的美利坚,这点警力完全无法应付枪战的每一天。

一名在纽约警局工作了超过6年的警察称:“过去几年,很多人离职,警局人员紧缺。”他还提到,自己每天上班要接25到30个任务,一天下来让人精疲力竭。

在美国,警察们通常工作20年以上才能领取全额养老金,有些老警察甚至不惜放弃全额养老金也要提前退休,一天都不想再干下去,这真是拼了。

“去年,没有拿到全额养老金就辞职的警察数量达到了20年来的最高水平。今年我们正在创造有记录以来的最高纪录。”一名努力劝前同事赶紧辞职的纽约前警察说道。

除了离职人数大幅增加外,招募新警察也变得困难。据《纽约邮报》报道,警方消息人士称,纽约市警察局曾希望为警察学校的班级招募1009名新警察,让这批人能在12月宣誓就职,但最终,即将毕业的学员总人数只有675人。

开源开不动,节流节不住,警察慈善协会巡警工会主席帕特里克·林奇担忧地表示:“纽约警察局人员短缺危机加深,这最终将影响到公共安全”。

虽然在美国,警察不属于公务员编制,与政府是雇佣关系,但也算得上“铁饭碗”le ,只要不出什么大错,基本上不用担心被解雇。

而且,这个“铁饭碗”的收入还不低,根据美国劳工统计署的估计,截至2020年5月,全美约有65.5万警察,平均年薪是7万美元,高于各行业平均年薪(56310美元),在纽约这种富庶之地,警察的平均年薪更是高达八万美元以上,合人民币五十多万元。

工作稳定,待遇优厚,每天开着警车兜着风,这工作搁灯塔国也足以让很多人羡慕了,是什么把美国警察逼上辞职这条路呢?

1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是,美国老百姓对警察的态度可不是敬畏,而是敌视,从来都不把美国警察当成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自己人。

如此紧张的警民关系,主要原因就在于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的光荣传统。

美国警察素质不高几乎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一般游客去外国旅游,导游都会提醒注意街头治安,不要招惹当地黑社会,有事找警察,而到了美国,导游一般会提醒不要招惹美国警察,一旦被警察盯上一定要百依百顺,保命要紧。

在美国,你只要高中毕业就可以报名成为一名警察,然后参加一个长达五个月的警察培训班,毕业就可以成为一名光荣的美国警察。

在这五个月里,你将学习如何擒拿格斗,如何使用各式枪支、电击器、烟雾弹甚至机枪、装甲车,你甚至还有21个小时的课时学习如何平息事态、处理冲突。

BBC评论员曾调侃道:“只要美国警察一出警,他们会在几个小时内把平息事态升级到动用武力,因为他们平时训练的就是这些。”

在这种培训体系的影响下,美国警察习惯性地把动用武力作为最优解决方案,大到抢劫枪击、小到邻里矛盾,没有一梭子子弹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梭子。

更可怕的是,这种暴力执法不仅不受制约,还得到了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

美国上世纪90年代通过了允许向警方提供军队级武器装备的法案,其目的是在禁毒和反恐行动中,给予执法部门额外支持,维护公共安全。

2017年起,美国联邦政府加大力度,向地方警局提供刺刀、装甲车和榴弹发射器等军队级武器装备。

同年,联邦政府在对警察部门进行培训时,有意推动警方从此前的“守护者”心态转变为“主动出击”心态,这导致警方在处理问题时更具攻击性,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矛盾。

美国警察的军事化和激进化导致了大量误杀事件的出现,而其引发的抗议活动,又再次引来警方的暴力镇压。这种恶性循环,正是导致美国警民对立持续、骚乱难以平息的根本原因。

目前美国警察队伍正在发展为一支不折不扣的常备军,用军事化武器大量武装警察,相当于把美国本土变成战场,而鼓励警方在执法过程中“主动出击”,则会让警察在潜意识中将民众视作敌人,进一步激化警民矛盾。

丹佛市警察局曾在一次镇压活动中用光了弹药库存,五角大楼第二天就紧急调拨了整整一飞机的弹药补给丹佛警局,有政府和军方做后盾,美国警察能不硬气?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评论称,警察军事化等于将美国本土变为战场)

而美国警察的日渐强势,也让本来就不怎么样的警民关系日益恶化,普通民众尤其是黑人群众对警察的敌视也越来越强。

很多人认为弗洛伊德案是美国警民矛盾爆发的开端,其实在更早的2014年,美国黑人与警察之间的战争就已经全面打响。

那年,美国各地发生多起警察对黑人过当使用武力和黑人武力袭警事件。8月9日,密苏里州弗格森市白人警察枪杀了没有携带武器、并且在警察喝令下举起了双手的十八岁黑人青年布朗,而大陪审团却拒绝批准对这名白人警察的起诉,引起一百多个城市的黑人暴力抗议。

接着,纽约卖私烟的黑人加纳被白人警察锁喉窒息而死,大陪审团也对起诉不予支持,又引起黑人新一轮暴乱。警车和商店的橱窗及公用设施在暴乱中被毁,大批警察在平息暴乱中受伤。

(纽约警察勒死黑人小贩)

12月20日,纽约一名黑人向正在警车内午餐的两名警察近距离开枪,将两名警察击毙,枪手作案前留言表示他要为被警察杀死的黑人报仇。黑人加纳的女儿也在网上公布杀死其父的白人警察的资料,呼吁大家为她父亲报仇。

12月27日,2万名纽约和来自全美各地的警察与他们的支持者5000人,为被枪杀的警察拉莫斯送葬。这与其说是葬礼,不如说是警察迎战黑人的誓师大会。

(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出席遇难警察葬礼)

整个2014年,美国发生52000起袭警案,125名警察被杀,千余名警察重伤或致残,整个美国93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成为黑人和警察之间互相仇杀的战场。

弗洛伊德案之后,美国警察更是成为众矢之的,全国多个城市爆发警民枪战和零元购。

芝加哥36个街头帮派达成协议,声称将对任何在公共场合掏枪的警察“就地开枪”。这36个街头帮派囊括了美国最大黑帮之一、芝加哥最凶残的帮派、成员多达五万人的“拉丁王”,以及芝加哥第二大帮派“罪恶领主”等,这些黑帮成员加起来,人数是芝加哥警方的9倍。

FBI发给芝加哥警方的“形势信息报告”显示:“这些帮派成员一直在积极搜寻并拍下警察执法的画面。其目的是捕捉到警察在任何情况下使用武器,(帮派分子)就地朝该警员开枪的画面,以博取全国媒体的关注。”

在疫情爆发前,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站上专门有一个页面统计全国每年的袭警案数量。

从2014年起,连续三年,美国每年发生五万多起袭警案,在警民关系最紧张的宾夕法尼亚州,更是每年都保持16000起左右的疯狂袭警频率,警察俨然成为美国最高危职业,阿富汗战场的美国大兵处境都比本土的警察安全。

(美国各州历年袭警数据统计,武德充沛的得克萨斯州在宾夕法尼亚面前毫无存在感)

为了这一年7万美元,每天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江湖生活,别说普通人了,职业雇佣兵都不一定受得了这种每天精神高度紧张的戎马生涯。

今年上半年,美国已经发生了267起大规模枪击案,致死人数达19696人,受伤人数为16673人,再不辞职,那就说不好是领退休金还是抚恤金了。

2

除了在社会上受人民敌视,在制度层面,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力也是导致警察离职潮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人说不对啊,你刚还说美国政府大力支持警察和人民火拼呢,现在怎么也开始欺负警察了?

是,当警察和人民发生矛盾时,美国政府肯定站警察,但是当不考虑外部矛盾(警民矛盾)时,政府和警察的关系又变成了赤裸裸的劳资矛盾,在资本主义帝国,警察就是政府这个大资本家雇佣的打工人。

既然是打工人,就没有不受资本家的气的,美国警察也不例外,被政客们虐得死去活来。

2020年1月1日,纽约州时任州长、民主党籍政客安德鲁科莫(就是因为性骚扰女下属被迫辞职的那位),签署了纽约州新保释法,根据新保释法,在审判前,法院不能设定任何保释金或羁押被告,而这一法律几乎适用于所有类型的轻罪案件以及许多重罪案件中。

这一法律的初衷是为了缓解美国各个监狱人满为患的尴尬,但这也就意味着,警察辛辛苦苦抓回警局的罪犯,不用花一分钱,到警局报个到签个字就能继续回去逍遥法外,甚至犯罪中止之后还能回去继续做完,有始有终。

乌鸦不是开玩笑,新保释法通过后,这种魔幻现实的场面马上就在纽约遍地开花了。

格罗德·伍德伯里(Gerod Woodbury),2019年12月30日抢银行被抓,关了一天之后就因为新保释法被释放,当时格罗德一脸懵逼:“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又放了我,他们在想什么?”

在了解了被释放原因后,格罗德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犯罪天堂,第二天就再次抢劫了一家银行,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他在前去抢劫的路上,一直都是笑容满面。

(银行窗口,工作中的格罗德)

纽约警察迅速出动逮捕了格罗德,带回警局签字画押后又迅速释放了他,格罗德回家休息了一天再次作案,纽约警察又迅速出动,如此循环了五次,警局才判定格罗德为重要危险人物,不再适用新保释法。

斯科特诺兰,2020年2月17日上午9点因涉嫌入店行窃在纽约州特洛伊市被捕,但随即被释放。下午两点半,诺兰再次因涉嫌袭击他人被捕,随后再次被释放。

仅仅过了两小时,当地警方称诺兰因用砖头砸伤他人而再次被逮捕。斯科特诺兰在一天内被逮捕然后再释放了整整三次,同时他也收到了三张法庭传票。

(斯科特诺兰)

纽约市另一名男子更是创下了一个月内被逮捕139次的全市历史纪录,这名男子称自己非常感谢民主党人,因为民主党人保证自己在犯罪后也能立刻被释放。

别说纽约警察们受不了,就是七擒孟获的诸葛亮到了纽约都得说一句mmp吧?

局面乱成这样,警察们困在“抓了放、放了抓”的死循环中,而始作俑者,州长科莫不仅不反省,还痛批纽约警察无能。

弗洛伊德案发生后,尽管纽约市动员了约8000名警察并实行宵禁来应对暴乱,但整个城市还是无法避免地成为了一个零元购大卖场,到处都是打砸抢烧,最富有的纽约却比大部分其他美国城市还要乱。

科莫在奥尔巴尼市的新闻发布会上狠批警局和市长没做好工作、警方效率低下,还表示市长比尔·德·白思豪“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纽约警方应动员整个部门38000名警察来平息动乱,称目前的局面是“不可原谅”的。

这下,纽约警察破大防了,当天就有警察脱下警服加入了示威者的游行队伍。

(警察“倒戈”在美国并不罕见)

纽约警察局局长特伦斯·莫纳汉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指控道,“一个坐在办公室的州长却说我们做得不好,我很生气”,他还表扬了纽约市警局领导们与下属并肩工作,并表示各个部门的领导小组已全面出动。

莫纳汉声称,自抗议活动开始第五晚以来,他只睡了三个小时,他的手下们在不断“切除”城里的闹事者。“我们的人很累,他们在流血,”莫纳汉说,“我想你会看到每个走过的警察都带着伤。今晚他们仍然会出动,用鲜血保护这座城市的安全。”

莫纳汉还表示,不管警方怎么努力,保释制度改革让“几乎所有”的被捕者几乎都能被保释并再次回到街上抗议,甚至包括抢劫商店的人。他在采访中表示,650名被捕暴徒几乎全被释放,只有一些人因枪支问题可能还被关着。

更糟的是,这种尴尬的局面随着各州陆续签署新的保释法而在全美铺开,各大城市陆续陷入警察离职潮。除了纽约市外,据《纽约时报》6日报道,洛杉矶、旧金山和芝加哥的警察人数也在下降。

(《纽约时报》:随着城市失去警察,暴力犯罪上升。现在怎么办?)

正在竞选洛杉矶市长的里克·卡鲁索(Rick Caruso)承诺要在街上增加1500名警察以打击犯罪,但《纽约时报》指出,他的承诺“似乎特别不切实际”,因为事实上,洛杉矶警察局目前尚缺少325名警察,而且没有真正明确的解决方案来填补这些现有的空缺。另外,该市警察学院的入学人数也严重不足。

(亿万富翁、房地产大亨里克‧卡鲁索)

和洛杉矶一样,芝加哥警察局的警员数量也远远达不到预算分配的数量,这让他们最近放弃了对新申请人的一些要求。其他面临警力短缺和申请人数下降的地方已经转向了各种各样的激励措施,例如加州奥克兰市议会的一名议员提议,向任何加入该市警察局的合格警官提供5万美元的签约奖金。

挨着人民的枪子,擦着政客的屁股,还要随时替政客背锅,在当个蓝领工人、卡车司机都能年薪十万美元的美利坚,人家干嘛非要受这个气呢?

3

还有一个原因,就比较迷了,逼美国警察大规模离职的,竟然还有新冠疫苗。

自从德尔塔毒株席卷美国以来,白宫和多个州政府发布了疫苗“强制接种令”,要求政府雇员、大型企业员工或者关键行业的从业者接种疫苗。

拜登要求全体联邦政府雇员、规模在100人以上的企业职工、政府资助的医疗机构员工全体接种疫苗,覆盖人群达到1亿人。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大城市和许多大学也颁布了类似的强制接种令。

常理而言,这也没什么特别的。毕竟提供公共服务的人群每天要接触大量的人,不打疫苗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病毒,害人又害己。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根据追踪美国在职警察死亡人数的美国殉职警官纪念页(ODMP)数据,由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是2020年和2021年美国警察死亡的主要原因;与此同时,死于新冠肺炎的警察人数是死于枪击的5倍。

(美国殉职警官纪念页 (ODMP))

但万万没想到啊,白宫这么一个要求竟然捅了马蜂窝,因为在目标群体们看来,这一点都不民主自由,打不打疫苗是个人的事,政府凭什么强制要求打疫苗?是不是要拿我们做人体试验?

这逆反情绪一上来,本来一些准备打疫苗的人都加入了抵制行列,不自由毋宁死,民主味儿一下就上来了。

纽约市政府曾要求全体公立学校职工至少接种一针疫苗,否则将遭到解雇。虽然此后有数万名职工接种了疫苗,极大地提高了纽约教育系统的接种率,但仍有约6000名职工拒绝服从强制接种令,宁可选择失去工作。

类似的情况在美国各地都有发生,大学中也有人为此丢掉工作。华盛顿州立大学橄榄球教练尼克·罗洛维奇(Nick Rolovich)宁愿放弃每个赛季300万美元的高薪也不接种疫苗,成为全美首位因疫苗被解雇的大学体育教练。

美国警察这个文化素质不怎么高的群体,在美国众多疫苗阴谋论的忽悠下,反抗尤为激烈,抱团对抗政府的强制接种令。

美国一些警察工会和警察人员提起诉讼,阻止疫苗强制执行令的授权。但各地法院几乎驳回了所有的相关诉讼请求,判决政府有权强制政府雇员、公立大学学生、外包人员等接种疫苗。

尽管如此,美国警察仍在反抗疫苗强制接种令。在芝加哥,即使面临停职停薪的风险,也有三分之一的警察拒绝按照政府要求报告自己的疫苗接种情况。

芝加哥市总警监戴维·布朗极力呼吁接种疫苗,说他有三名反对接种疫苗的亲人近几周死于新冠感染并发症,他只是希望保护警员和公众免受病毒伤害。

可芝加哥警察工会主席约翰·卡坦扎拉却力劝警员不要上报疫苗接种状态,坚称这一规定侵犯个人权利。

(芝加哥警察工会主席卡坦扎拉)

洛杉矶警察局甚至有2600名警察要求宗教豁免,但事实上美国几乎所有主流教派都支持接种疫苗,也不知道这2600名警察同时信了什么邪教。

还有些逢拜登必反的共和党官员公开拆台,明目张胆地唱反调,不遗余力地要把疫苗政治化。

共和党籍的佛罗里达州长罗纳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接受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网一档节目专访时,怒斥强制疫苗措施“会重创美国经济”,“拜登的所作所为违宪了,他没有权力这么做”。

(德桑蒂斯(右)接受福克斯采访 视频截图)

他宣称,这种对公职人员的强制疫苗令“不仅会剥夺人们的个人选择权,还会造成经济混乱,因为即使这些失去工作的人只是一小部分,但他们的离开也会给医疗、物流、执法体系造成严重干扰”。

德桑蒂斯还为这些拒绝接种疫苗的警察辩护称:“从科学角度出发,这些人当中大多数已经得过新冠,并且康复了,所以他们的免疫力很强。”

接着,德桑蒂斯吹嘘起佛州的“自由”。他说:“所以在佛罗里达州,我们的政策非常明确。我们将举行一次特别会议,明确没有人会因为不打疫苗而失业。”

这位州长开始呼吁其他州的警察来“再就业”。他宣布,“我们实际上在积极招募其他州的执法力量,因为我们的警局确实需要警员补充”。

“如果你们被不合理对待,我们会好好待你,我们还会给你补偿。”他宣布在下一次立法会议上,“很有机会能签署一份法令,给予每一个外州来的警察5000美元的重新安置补贴”。

好家伙,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阻止你佛州的警察离职潮,就要让兄弟州的离职潮来得更猛烈些吗?

常言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美利坚合众国可倒好,抢人抢钱抢物资,巴不得兄弟州死得快一点,好显得自己一枝独秀,执政能力强。

离谱、魔幻、匪夷所思,一个以“警察国家”著称于世,警察权威堪比当年德国盖世太保的国家,现在连警察都受不了这个体制,纷纷逃离,这国怎?我陷思。

但是换个角度想,乌鸦仍然对美利坚充满希望。它不是警民矛盾深吗?如果警察都离职了,这矛盾不就迎刃而解了吗?百姓不就安居乐业了吗?也许到那时,美利坚真的会成为一个到处都是美丽风景线的山巅之国吧!

参考资料:

海外网《福奇呼吁美国警察接种疫苗 称“反抗没有意义”》

新华社《不打疫苗就解雇美国多地警力短缺加剧》

观察者网《被州长狠批“没用”,纽约市警局局长怒了》

观察者网《美媒:纽约市警察局离职人数创新高,有人称“这座城市已经失控”》

posted on posted @ 22-07-03 10:06  :admin  阅读量:

网易彩票平台,网易彩票官网,网易彩票网址,网易彩票下载,网易彩票app,网易彩票开户,网易彩票投注,网易彩票购彩,网易彩票注册,网易彩票登录,网易彩票邀请码,网易彩票技巧,网易彩票手机版,网易彩票靠谱吗,网易彩票走势图,网易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网易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